汇率波动难挡资金热情!外资连续9个月“扫货”中国债券

国内新闻 浏览(688)

?

摘要

[汇率波动很难阻止!外资连续9个月“清算”中债]]根据中央结算公司和上海清算所的数据,截至8月底,中资机构持有海外中债规模已达20202.24亿元,稳定了二者。万亿马克。

尽管8月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但这并没有妨碍全球资金进入中国市场的热情。外国资本连续九个月增加了对中国债券的持有量,中国债券市场已成为全球投资的重要来源。

根据中央结算公司和上海清算所的数据,截至8月底,境外机构持有的中国债券总额达到2088.22亿元,已突破2万亿大关。

从债券渠道看,8月份债券活跃交易,共成交3338笔,成交3386亿元,比7月份增长68.5%。自启动以来的每月交易量和每月交易量已刷新。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清算公司的数据显示,与7月份相比,海外机构在8月份增加了其国债持有量,并且与人民币汇率波动的趋势相对应。但是,海外机构对政策性金融债券的需求在8月份有所回落,并有所下降。

数据来源:Wind,兴业证券

8月,外资国债热反弹

随着投资者越来越关注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各国央行降息幅度超过了预期,市场资金集中在避险资产上。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全球负收益债券的总数一直创新高,已超过15万亿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投资者寻求投资回报更加困难,这进一步凸显了中国债券市场的“性价比”。由于中国债券的收益率很高,即使人民币贬值也无法阻止外资的持续流入。

根据穆迪的评级,中国的政府债券收益率是所有经济体中最高的,评级不低于中国。

截至8月底,中央结算公司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量为172738.74亿元,8月净增加额为252.54亿元。其中,当月持有记账式国债11888.99亿元,8月份净增加177亿元。 7月,境外机构净增加国债72亿元。

境外机构对中国国债托管量的变化(单位:亿元)

“包括汇率对冲成本后,五年期中国政府债券和美国国债的利差为40个基点,国债为73个基点,印尼政府债券为-80个基点。”彭博大中华区总裁李兵在接受采访时说,对于投资者来说,最佳回报是最终目标。即使人民币汇率波动,中国国债收益率也将保持吸引力。

目前,中美十年期债券的利差已升至近150个基点的历史高位,中国债券市场无疑已成为全球投资价值。

许多机构认为,未来外资政府债券的比例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沉万宏源首席分析师孟祥娟表示,尽管中国在2017年和2018年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数量大幅增加,但外资拥有的中国政府债券仅占政府债券总额的8.2%,低于其他亚洲国家,并有希望。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政策性金融债券暂时降温

自今年以来,政策性金融债券一度成为外国投资的新宠。今年1至7月,外国对政治债券的投资增加了1000亿元以上,达到1035亿元,为该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

然而,进入八月之后,海外机构增加其持有的政府债券的实力有所减弱。当月外资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债券规模为4714.5亿元人民币,8月份净增加52亿元人民币,减持352亿元人民币。

工业界认为,8月有市场消息称中国的政治债券可能被纳入银行间投资管理,或对政府债券市场产生短期影响。但是,到目前为止,政策性金融债券的监管政策尚未改变。

尽管8月份政府债券的发行量略有增加,但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外国机构对政府债券的偏好仍未减少。一家领先的经纪公司认为,政治资本吸引外国投资的主要原因是存在政治债券溢价,尤其是旧债券收益率。

由于基金投资政策性债券享受免税政策,政治债券收益率高于国债收益率,李兵认为,海外机构在7月份增加了超过400亿元的政府债券持有量,表明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市场的风险。接受程度继续增加,并反映了对政治债券流动性的认可。 “我们现在有实际数据显示,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投资者在风险控制方面迈出了一步。”

债券市场正在向外界开放

摄取数万亿的“活水”

随着中国债券市场进入国际化提速阶段,境外机构带来的潜在增量资金将不断涌入。

摩根大通于9月4日宣布,2020年2月28日起,中国国债将被纳入其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系列(GBI-EM),并将在10个月内分步完成。高盛预测,此次纳指将引入约300亿美元指数追踪资金。

今年4月1日,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并将在20个月内分步完成。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股票及债券市场,正在逐步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主流。

投资便利性的提高,也大大提升了外资在中国市场的参与度。

9月1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

这是我国金融扩大开放的又一有力举措。“此举有助于便利全球多地投资者以人民币投资境内市场,拓宽境外人民币使用渠道。同时,加大境内市场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交通银行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

兴业证券固收团队表示,随着债市的制度型开放,中国给全球机构提供了相对安全的高收益资产,叠加全球流动性再宽松,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外资流入的主导因素。而汇率波动并不是外资配置长久期债券的主要考量。

“境外机构未来会在更大程度上进入中国债市,尤其是地方债和未成形的高收益债。”东方金诚国际信评公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

根据德银预期,中国债券市场长期被动投资资金流入规模将达3.3万亿元。若将海外央行、金融监管机构的投资计算在内,未来五年内资金流入规模将达5.5万亿元。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075)

华夏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