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癌女童家属诉陈岚案 原被告激辩曝出诸多细节

国内新闻 浏览(1488)

?

死于眼癌的女孩家族诉陈宇案,原被告挑起许多细节)

在死于眼癌的女孩去世当天,王凤雅的家人向陈浩抱怨,双方表示不愿意接受调解。

2019年8月14日上午9点,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闵行法院)公开审理了原告王太友和杨美琴对被告陈宇的纠纷案件。

记者从审判中了解到,王凤雅家的案件曾经命令被告陈浩向河南《大河报》的原告道歉,《东方早报》在上海(现为“澎湃新闻”),《新民晚报》。消除影响并恢复声誉;在微博上公开发表道歉声明,并留出不少于两个月的时间;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医疗损失3130元,精神损失5万元。

在这次审判中,原告的律师表示,诉讼请求的数量有所增加,要求被告赔偿额外的精神疾病治疗费用4,632元。

同一天中午12点43分,由于王凤雅的母亲杨美琴感到非常兴奋,主审法官宣布休庭。在下午的审判中,杨美琴没有再次出庭。

听取此案的法官认为,本案有两个主要争议点:第一,陈伟的过账行为是否存在声誉侵权;第二,如果存在,原告要求的赔偿是否合理。原被告陈述围绕这两个焦点的辩论。

被告律师

:发送微博的目的是敦促监护人

被告律师在审判中称,陈浩发布的40份相关Weibos全部被删除。 40篇文章中只有4篇是陈宇的原件,其余36件是转发的。

在陈伟的原始微博中,有一个关于“真名警报”的内容,因为王凤雅的生命体征在4月6日仍然稳定。三天之后,他的家人突然在“火山视频”现场直播中宣告他死了,被告继续说道。提出合理的怀疑。警方证实王凤雅未死后,被告及时删除了微博。被告的律师还表示,警察是公民的权利,这是公民行使其监督权的微博。

其他三个微博,其中一个是被告对“父权制父权制”的具体社会现象的评论,并不是针对性的。另外两个原始的Weibos被发布用于媒体报道和另一个微博V,而不是原告,因此没有侵权。

此外,被告的律师表示,事件的引爆和国王家庭的捐款筹集15万元不是陈宇的微博,而是微信公众账号“带插槽”发表《王凤雅小朋友之死》。陈浩自始至终没有转发这篇自传媒体文章。

被告律师认为,陈伟出版相关微博的目的是敦促监护人为王凤雅进行更多的医疗,并利用他的网络影响力来帮助治疗,由于他的主观善意,没有恶意。它的微博观点只是一个合理而不恰当的范围。

被告人鲍某某询问的证人说,在清明节那天,几位“爱妈妈”挂了王凤雅的专家号码。当时,医生说孩子来得太晚,只能尽力治疗。然而,孩子的病床很紧,现在无法进入医院。 “爱妈妈”答应在这里支付王凤雅的所有检查费,医院附近的租金费用,还叫其他几家医院找病床。让他们感到困惑的是,家庭成员“很兴奋,总是想去”。最后,王凤雅的家人抱着孩子说再见。

与此同时,另一名同时也是志愿者的证人说:“我们希望她上传一张化疗发票,她一直没能得到它,没有人。”杨美琴后来不再回复这个消息,甚至玷污了亲人。

被告的律师认为,王氏家族对王凤雅的“待遇”只是让乡镇级医院的孩子失去营养,并且在各级医院检查诊断后都没有积极回应。

原告的律师

事实上,没有骗取捐赠,没有父权制的事实

为了回应证人提出的质疑,原告的律师坚称,王佳没有化疗王凤雅,因为筹款活动永远不够。他说,化疗一次应该是2万元,并且需要支付2万元的押金,即初始化疗的4万元,但他们最终只筹集了38,000元。

谈到清明节的救援,王太友说,孩子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每天都必须给予营养液以维持生命。当他访问北京儿童医院时,他和志愿者转过几个部门,被告知他们无法接受,孩子已经有一整天的营养解决方案。在他的坚持下,他们来到急诊室,医生给孩子一个营养液。以马某某为首的志愿者抓住了这个派对,但没有吃药,而是继续拍照和拍照。最后,他带孩子到小诊所输液。

原告的律师补充说,对于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让孩子们在各级医院接受治疗已经做到了最好。

与此同时,王太友在审判期间表示,当志愿者来到家中时,他们指示他们穿最旧的衣服,并拍下他们的家庭环境和家人的照片。他们想拍“越苦越好”,并要求杨美琴哭并拍照。在去北京接受治疗的途中,他注意到志愿者在微信上发了短信,并从其他有爱心的人那里收集了几个红包。

咒骂或咒骂的短信。在村里看着他们,在河南,他们被认为是“歪脸河南人”,也被浪费在全国。

在这方面,原告的律师说,原告没有诈骗事实,没有父权制的事实,有积极待遇的事实;有精神损失的事实;并且由于生活在恐惧中并且无法工作而导致经济损失。事实。陈伟在微博上发表虚假陈述,揭露了原告的家庭和个人隐私;原告声誉权受损的事实;被告的侵权主观是故意的;陈浩的帖子和原告的声誉受损直接因果关系。联系。

在审判结束时,记者从现场了解到,双方表示不愿意接受调解。

end_news.png

主编:何玉芳_NN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