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应对极限施压

国内新闻 浏览(1661)

?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举办中美经贸关系研讨会

中国有信心它有能力应对极端压力

本报记者韩欣余翔

几天前,美国声称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3000亿美元征收10%的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8月7日,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举办了以“增强信心,有效应对美国极端压力”为主题的中美经贸关系研讨会。会议专家表示,面对一些美国人的欺凌行为,中国将回应一些美国经济“稳定”的“变化”,永远不会担心任何形式的极端压力。

增加关税以伤害他人将严重影响全球供应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美方声称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3000亿美元征收10%的关税。这严重违反了两国元首在大阪的共识,让人们再次向美国的一些人学习。极端压力的主导方法。

王一鸣表示,美国新一轮关税增加涉及的商品主要是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服装和玩具等消费品。在这些消费品中,中国商品在美国占有很高的市场份额,而且可替代性不强。所征收的大部分关税最终将由美国消费者支付。显然,美国有些人利用自己消费者的利益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受伤的将是普通美国人。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林兆木指出,今年6月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听取中国对美出口价值约3000亿美元的关税, 314名企业代表发了言。其中,303名代表反对增加关税。如今,美国的一些人仍然走自己的路,声称他们会征收关税。这不仅违反了国际贸易规则,也违反了公众舆论,不会有好结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前主任赵金平表示,各国之间的贸易或投资是否基于相互比较优势,全球产业分工。美国对关税的征收忽视了经济法,严重违反了国际合作和国际规则的普遍共识,这将严重拖累全球经济增长的进程。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系统与管理研究所所长尹温泉认为,美国对人民征收关税,损害全球供应链,美国中小企业也将受到影响。如今,许多美国中小企业都在抱怨,因为美国政府对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征收关税。普通美国人直接了解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价格正在上涨。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首席专家兼研究员陈东琪认为,美国有些人愿意挥霍关税,破坏世界市场的公平市场秩序,阻碍经济全球化,增加全球经济风险经济衰退。

用“汇率操纵者”标记中国纯粹是恶意的。

“美国有些人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者',纯粹是恶意的。”中国财政科学院副院长白景明认为,美国声称对中国出口美国征收关税,其次是“货币操纵国的最终目标是阻碍中国经济发展。” >

王一鸣认为,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再次体现了一些美国人的单边主义和不合理性。 “从国际视角来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明确指出人民币汇率基本符合基本面;从美国本身来看,其最新汇率政策报告再次确定中国没有操纵汇率。“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于玉杰表示,根据美国财政部制定的所谓“汇率操纵者”的数量标准,一个被公认为“汇率操纵者”的国家需要满足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百分比。 (GDP)比率超过2%,单边汇率干预金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以上,持续时间超过6个月。 2018年,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仅占GDP的0.4%,并没有大量购买外汇,也没有依靠汇率贬值来获取贸易竞争优势。因此,美国的一些人没有依据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依据。

相比之下,美国一直利用美元霸权获取经济利益。于玉杰指出,美国利用美元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多次传递危机和风险。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没有理由责怪其他国家。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郭春礼表示,目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市场波动状态,这反映了市场供求关系和国际汇率波动,以及增加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

用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定”来回应美国一些人的“变化”

件来应对最终的压力。

“中国经济具有弹性,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它有能力应对各方面的风险挑战。”林兆木认为,中国拥有庞大且快速增长的国内市场,这构成了对抗外部不确定性的巨大优势。此外,中国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具有完整的类别和强大的供应链支持能力。

在王一鸣看来,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关键是做自己的事情。有必要对中国经济发展“稳定”的美国某些人的“变化”做出回应,并应对中国经济强劲的发展弹性对美国一些人的极端压力。一方面,要实施宏观经济政策的反周期调整,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进一步平滑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另一方面,要加快新旧动能转化,推进重点核心技术研究,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美国的一系列极端压力措施将迫使中国加快改革和发展的步伐。 “外部压力将促使我们继续改善商业环境,加速企业研发和技术创新。”赵金平说。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外国经济研究所所长叶福静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物质基础较强,经济实力较强,科技实力较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这是我们的。应对外部压力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