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王”天神娱乐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国内新闻 浏览(912)

?

证券时报有限公司于8月1日报道,2015年,朱燕以超过234万元人民币(约合人民币15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巴菲特的高价午餐。四年后,朱烨的天神娱乐去年成为A股的“亏本王”,等待证监会提出的调查命运。

8月1日晚,天神娱乐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证监会决定因涉嫌违反信息披露而对该公司进行调查。

同日,公告还披露了大连证券监管局分别向天申娱乐和朱烨发出的警告信,直接指出了资金占用问题,关联交易不良程序,不实会计和披露等问题。费用,未及时披露子公司主要项目和投资对象,不规范的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等问题。

检察官已于2018年接受调查

事实上,早在2018年5月,天津娱乐董事会主席兼实时原告朱烨就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调查。

2018年9月,朱烨辞去天津娱乐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上市公司处于无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的状态。问题缠身的天神娱乐市场价值也从2015年的350亿元高峰迅速下降至最新市值仅33亿元。

天神娱乐的前身是北京天神互动科技有限公司。2010年3月,朱烨,黄光峰,温跃宇,于洪,杜骏投资建立了天神互动,注册资金100万元。 2014年,Kemian Wood Industry以24.51亿元的价格成为资本市场的热门概念股。

2015年6月,朱燕以超过234万元人民币(约合人民币15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巴菲特的午餐,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在借壳上市后,天神的频繁并购导致了很高的声誉。由于并购目标的表现低于预期,商誉也成为业绩杀手。 2018年年报显示,天神娱乐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商誉,公司自身的经营业绩也大幅下滑。 2018年,上市公司共损失了71.51亿元,成为2018年A18的“亏本王”。

在2019年上半年,天神娱乐的表现继续下滑。今年7月,天神娱乐将上半年的业绩从6000万元降至1.5亿元,亏损1.3亿元至2.3亿元。半年度业绩再次“改变面貌”,预亏损额增加了一倍。

最后,天神娱乐等发布了中国证监会的第二份调查通知。天神娱乐于8月1日晚宣布该公司于8月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该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决定调查该公司。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指出问题很严重。

天神娱乐的问题有多严重?

8月1日,大连证券监督管理局向天申娱乐和朱熹发出的警告信直接指出,有关资金占用,关联交易程序不成功,部分费用核算和披露不正确,以及子公司的重大事项和投资目标不及时披露,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不规范。

首先,朱熹曾为上市公司累计投入2亿多元资金偿还股权质押融资。具体而言,天神娱乐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棕榈国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向该公司借款2.1亿元,然后通过国民信托委托单一借款人贷款人民币2.08亿元。进入朱熹账户。其中,2亿元人民币通过银行转账立即转入经纪账户,用于偿还朱熹的股权质押融资。

2018年9月,委托贷款本金偿还天宇娱乐,期内外借款利息由天神娱乐承担。上述资本交易尚未及时记录,也未履行决策和披露程序,且仅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更正了会计差错。

其次,朱熹与其高级管理人员和亲属之间的关联交易尚未完成。 2018年3月,聂颖(天津娱乐工作人员,承认持有朱西代股份)将其名下的北京蓝鲸时代科技有限公司6.426%股份转让给周立军; 2018年5月,朱熹将持有北京新美对讲技术有限公司3.854%的股权转让给共青城瑞信顺盈投资管理合伙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19日,仅有两位合伙人周立军和孙俊在上一期)。

事实上,周立军的身份并不平凡,是朱熹母亲的妹妹的儿子; 2017年12月,孙俊以天神娱乐的财务总监身份退休.2018年7月,天神娱乐总经理审核并批准了上述两笔交易,并于2018年9月支付了购买金额,交易金额为77.13万元。上述交易实际上是一项关联交易,天神娱乐未履行关联交易审核程序并及时披露。

会计和披露不切实际的费用,未披露的子公司重大事项和投资目标,有限合伙并购基金信息披露不充分,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不足等问题仍然存在。

大连证券监督管理局还指出,天神娱乐子公司业绩完成与预计金额存在显着差异。子公司北京梦幻悦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扣除非期间后实现净利润1.41亿元。作为重组的主要目标,未达到资产评估相关利润预测的50%。重大资产重组期间的报告。

大连证券监督管理局表示,天神娱乐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作为天申娱乐的第一大股东,朱曦是大多数问题期间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之一,对上述事项负有主要责任。因此,大连证券监督管理局决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向朱熹和天神娱乐发出警告信。

(原标题《天神娱乐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