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官员批判现代货币理论:将财政和金融混为一谈极其危险

国内新闻 浏览(1082)

?

最近,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引起了美国学术界和政界的广泛争论。在美国债务一再达到上限的情况下,民主左派引用现代货币理论来捍卫其大规模的财政支出主张,如绿色新政和全民健康保险,这一直存在争议。对现代货币理论的分析表明,该理论具有明显的逻辑缺陷,其在实践中的应用是非常危险的。

“现代货币理论”概述

“现代货币理论”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其理论渊源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主要研究人员包括康涅狄格大学的Mossler,巴德学院的Ray,Kelton和堪萨斯州密苏里大学的Foster,以及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的Michelle和Watts。他们继承和扩展了Georg F. Knapp的国家货币理论,A.Mitchell Innes的内生货币理论,Abba Lerner的功能金融,Hyman 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设,以及Wynne Godley的部门平衡。意见和政策如下。

首先,现代货币理论强调的“现代货币”制度实际上是一种政府信用货币制度。该理论认为,货币是一种政府债务形式,即主权货币,与任何商品或其他货币无关,仅对应未来的税收要求。其中,税收的目的不是为政府“介入和出入”服务,而是为了推动货币的发行和流通。货币流通在各个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上留下了“足迹”。该理论认为,经济活动中各部门资产负债表的变化是货币存量与流量相互作用的结果。从宏观会计原则来看,一个部门的资产必须是另一个部门的负债。因此,国内私营部门的净收入必须等于国家政府和外国部门的净支出。在国际收支的前提下,私营部门积累的资金(即储蓄)只能来自政府赤字。

其次,现代货币理论认为,主权货币具有无限制的补偿,没有名义预算约束,只有通货膨胀的实际约束。政府是主权货币的发行人。没有意愿违约,央行可以“制作键盘”来创造货币来执行。因此,财政平衡没有意义。政府赤字的增加将降低利率,而不是像传统上所理解的那样提高利率。当政府增加支出时,随着私营部门获得大量资金并且货币需求基本稳定,利率将趋于下降。通货膨胀是政府债务的一个重要制约因素,但通货膨胀并不会与实现充分就业之前的金额增加挂钩。只要有足够的供给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通过打破垄断来削弱企业的定价能力,在不引发通货膨胀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最大化政府债务上限。

件:一是反周期财政支出,税收是顺周期的;另一方面是政府支出必须具有大规模,明斯基认为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的支出超过了GDP的比例。规模小,导致经济稳定性不足。扩大政府支出的主要措施是建立工作保障(JG),以建立统一的基本工资标准,同时为想要获得工资和福利的人提供就业机会。这项措施也在促进就业的同时建立了价格锚点:在经济繁荣时期,它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储备”,以遏制工资上涨的压力;在经济衰退中,它可以降低工资,降低通货紧缩的压力。

现代货币理论的逻辑缺陷

争取货币创造主体的斗争:财政支配和金融支配

货币创造历史演变的主线是:私人信贷货币 - 政府信贷货币 - 银行信贷货币。在这个过程中,货币创造的主体从私人转变为政府,进一步转变为银行。显然,现代货币理论实际上不是“现代”货币理论,而是“古代”货币理论。它违反了货币进化的历史规律,忽视了银行作为当前银行信贷货币体系下货币创造中心的核心作用。它与现代经济金融的运作现实背道而驰,实质上是一种倒退。

现代货币理论认为,货币创造的主体是政府,这是一种财政支配模式,中央银行直接购买政府债务来提供资金。这种“教科书”式的“造币税”过程势必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中央银行直接创建信用货币以扩大流通货币总量,政府获得所有流通货币的增加,货币增量与任何实际经济资源不相符。与此同时,私营部门的货币总量保持不变。如果政府和私营部门通过名义货币交换实际经济资源,政府拥有的货币增量会将流通货币稀释到实际经济资源,而且由于政府垄断增加,它相当于政府的多种货币,私营部门资源属于自己的事实将导致“造币税”。其中,对应于实际经济资源的流通货币金额的倒数是总体价格水平。由于前者遭受稀释,后者将不可避免地上升。因此,这种机制本身的存在将导致通胀预期的锚定,导致严重的高通胀。在此前提下,政府控制支出金额,或主观压制企业的涨价行为,无法解决“造币税”的本质矛盾。现代货币理论对“增加税收”的处方是适得其反的,因为私营部门的实际经济资源已经被“造币税”隐含地转移,现在受到明确税收的二次开发。它只会使私营部门的实际经济资源比名义货币更加稀缺,从而导致更大和更广泛的恐慌价格上涨。

事实上,现代货币体系是银行信贷货币体系,而不是“现代货币理论”所倡导的政府信贷货币体系。它是一种财务上占主导地位的模式,通过银行信贷扩张创造资金。政府只提供间接支持,这反映在政府建立中央银行,为银行提供基础货币。工业革命导致了生产规模的迅速扩大。对货币的需求不再由自上而下的税收驱动,而是由自下而上的生产驱动。交易,存储,支付和清算构成了货币需求的主体。其中很小一部分是政府信贷创造与生产脱节,很难满足经济活动的需要。银行可以通过贷款来创建存款货币组织。在银行信贷货币体系下,贷款首先是企业在获得贷款后购买货物和劳务组织,企业存款转移到个人,个人购买企业生产的货物,促进流通和钱的运作。在此期间,政府还允许企业和个人使用银行的存款货币征税。因此,银行的货币创造逐渐成为最重要的货币交付方式,现代货币体系逐渐向金融主导地位转变。

歧视货币创造水平:基础货币和存款货币

现代货币理论是由中央银行直接创建购买信用资金购买政府债券以创造货币的想法实际上混淆了银行信贷货币体系下的货币创造水平。贷款创建存款(LCD)在银行的信贷货币体系下提出信用货币金字塔(见图1)。

215.jpg在银行信贷货币系统下,货币分为两个不同的级别:基础货币和存款货币。基础货币由中央银行创建。银行可以在银行之间交易基础货币。个人和公司持有的存款货币只能由银行创建。企业和个人可以直接或资助购买商品劳动力。或者用现金代替存款货币。不同级别的货币不能混淆。央行的基本货币创造行为支持并限制银行的货币创造行为,但它不能取代银行的货币创造行为。

现代货币理论错误地将存款货币和基础货币视为平行并行关系。在此基础上,股票流量分析方法只看到了国民经济核算的平衡,忽视了货币创造的内在机制和动态过程。一方面,作为货币创造主体的会计与其他会计实体的会计核算存在本质区别。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特征是资产创造负债,其他经济实体的资产负债表以产生资产的负债为特征;银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和银行创建的信用货币是相互独立的。因此,不可能简单地平衡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与其他经济实体的资产负债表。据此,现代货币理论认为,在国际收支平衡的前提下,政府部门赤字与私营部门盈余相等的结论必定是错误的。值得注意的是,银行和中央银行应采用资产负债表分析的方法,而居民,企业和政府应使用收支表进行分析,以正确描绘动态的货币 - 经济运行机制。

货币创造系统博弈:政府垄断与公私合作

宏观经济学中一个持久的话题是如何处理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从货币创造系统的角度看,现代货币理论主张由政府垄断的货币创造系统。一方面,垄断货币下的隐性剥削将不可避免地推动货币体系的消亡。政府垄断不利于发挥市场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国有部门容易占用大量财政资源,加剧了资源错配。作为一种特殊的金融资源,货币分配的效率不仅取决于其名义价值,还取决于其实际价值。政府通过“造币税”流程将实际经济资源转移到自身或国有部门,并获得实际盈余和名义赤字,而私营部门获得名义盈余和实际损失,从而得到名义上的掩盖。部门。均衡下的隐性剥削。由于现代货币理论所倡导的政府可以通过中央银行偿还债务,随着政府债务上限的不断扩大,私营部门的盈余将逐渐成为没有任何实际购买力的“数字串”。一旦所有私营部门参与者都看透了剥削的本质,由“现代货币理论”构建的主权货币体系将会破产。另一方面,垄断货币下的福利陷阱具有民粹主义风险。在选票政治的推动下,货币体系很容易陷入政治游戏之中。政府对货币支出的垄断有利于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或高额的福利支出。从短期来看,它可以改善政治表现并迎合舆论。从长远来看,很容易陷入高福利陷阱。它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发展,滋生和推动了民粹主义。

件下名义变量与实际变量之间的对应关系,对整体价格影响不大。水平。

“现代货币理论”的历史教训

尖端的“现代货币理论”似乎是一种新的理论体系。实际上,这是历史上长期以来与金融和金融混在一起的误解。它是货币发展史上恶性通货膨胀的重要理论来源。

战争金融和政府信用体系的破产

最典型的政府信用货币体系通常起源于战争,在殖民地中很常见。资金被用作一种提高军费的政府债务证明。例如,在17世纪末,为了扩大殖民地,欧洲各国政府开始发行钞票以筹集战争资金,然后利用殖民地的强制性税收来推动货币流动,从而推动国家货币。该系统扩展到殖民地。所有殖民地的税收抵制都非常高。这是美国人民从英国统治中长期解放的明显特征之一。殖民国家一般也反对殖民地银行,因为钞票显然取代了政府钞票,因而被排除在外。然而,这不是殖民抵抗,而是导致政府信用体系消亡的通货膨胀。政府将中央银行视为印刷机,并无限扩大其信贷,以帮助政府支付账单。最终结果必须是不受控制的通货膨胀。随着货币的快速贬值,政府的信贷已经用尽,整个政府的信贷体系已经崩溃。

最典型的例子是魏玛政府的债务印刷。 约,但魏玛政府作为一个新成立的政府,不能仅仅通过税收来支付巨额赔款,而且只能卖给德国中央银行。弥补赤字的债券引发了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通货膨胀。 1923年,德国的纸币流通量达到49.6万亿元,价格指数从1922年1月的100上升到1923年11月的100万亿。尽管现代货币理论提倡激进的税收增加以维持其统治,但通货膨胀已经没被压制。 1923年底,魏玛政府不得不主动申报原有货币体系的破产,结束了前所未有的超级通货膨胀。新硬币的发行取代了老一代的标志。新标记相当于旧标记的1万亿次,而新硬币的流通量则控制在32亿元。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相比,这种通货膨胀对德国具有更大的破坏力,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Failure when receiving data from the peer